重庆时时下载软件
政务公开
部门介绍 机构设置 领导简介 司法动态
重庆时时下载软件 结果公布 复议文书 政策法规
您当前的位置: 重庆时时下载软件>>行政复议>>复议文书
云和县崇头镇甲村第八村民小组不服云和县人民政府山林权属处理决定申请复议案
发布日期: 2019-12-06

      丽水市人民政府 

  行政复议决定书 

    

                                      丽政复〔201843 

     

  申请人:云和县崇头镇甲村第八村民小组 

  被申请人:云和县人民政府 

  第三人:云和县崇头镇乙村第二村民小组 

  申请人云和县崇头镇甲村第八村民小组请求依法撤销被申请人云和县人民政府云政山林决字〔2018〕第1号《山林权属处理决定书》,于2018816日向本机关申请复议。经审查,申请人的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的有关规定,本机关于2018821日决定受理。被申请人云和县人民政府于2018831日向本机关提交了行政复议答复书及证据,第三人云和县崇头镇乙村第二村民小组未提交了书面答辩。2018109日本机关组织勘查了纠纷山场,与申请人、被申请人、第三人核实证据和事实。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三人云和县崇头镇乙村第二村民小组(下简称乙二组)因“山落葱坳”山场与申请人云和县崇头镇甲村第八村民小组(甲八组)“山”山场发生山林权属纠纷,于2017727日向被申请人云和县人民政府申请调处。被申请人于2018621日作出云政山林决字[2018]1号《山林权属处理决定书》。 

  被申请人查明:甲八组的“山”山场位于云和县崇头镇乙村,在乙二组的“石玄头弄连”山场腹部,其北至横路无异议,西至与乙二组季学某户承包的“山落葱坳”东至相邻,双方指界不一,双方东至指界重叠,南至双方指界一致,纠纷范围内一小坑明显。甲八组的指界范围全部为争议范围,争议焦点为乙二组的东至与甲八组的西至。 

  相关证据查询情况: (1) 2006年叶培岳户林权登记表。记载情况:土名,大湾,四至为东至岗,南至埋石,西至湾,北至岘。(2)林业三定时期,1982115日云和县人民政府颁发的浙江省云和县山林所有权,证号:云山林所有权证NO. 0006842号,权属为黄沅公社乙大队第贰生产队所有,地名为“石玄头弄连”,四至为东至壹队山界,南至坑,西至,北至山顶。(3)1951年季学中户土地房产所有证根(复印件),记载情况:坐落山,四至为东至季绍献,南至季学科,西至季柳赐,北至自己山(三分之一)(4) 1951年季绍丁户土地房产所有证根(复印件)。记载情况:坐落山,四至为东至季绍献,南至季学科,西至季柳赐,北至自己山(三分之二)(5) 2006年叶仁梅、季时根、李乃其、李乃昌、李乃盛林权登记表。记载情况:统一为土名洋山,四至为东至埋石,南至埋石,西至埋石,北至埋石。 

  被申请人认为:乙二组指界的季学某户承包的“山落葱坳”北至自岙门往东段为横路,与其承包合同和林权证记载的“北至山顶”不符,东至七个界石沿岗一线分布可以认为界址,因其权证记载“东至上坑底埋石”与1951年土地证记载的“东至小坑”不一致,不能确定为乙二组的东至;甲八组指界的西至界石,虽然貌似界石,仅有两个,不能排除天然石块,且超出其小地名“山”的俗定范围,其权证记载为“季学赐山界”未确定具体界址。查询叶仁梅等五户该山场的林权登记,也没有明确的界址记载。查询甲八组该山场的权源,应为季学中户1951年土地证记载的“山”,其西至为“季柳赐”山,与申请人“石玄头弄连”权源之一季柳赐户1951年土地证记载的“大塆”东至为“小坑”相对应。(据西至“学礼山”,查询到叶培岳户2006年林权登记表记载“大湾”山的东至岗埋石,与乙二组指界的西至对应,学礼及其儿子方义均已故,林权证户主为方义妻叶培岳〈乙一组〉,乙一组林业三定时,以土地改革时各户山林为基础、实行多退少补。未查到1951年学礼户的任何登记记载。) 

  乙二组指界范围与其权证记载不一致,其指认东至界址无法认定;甲八组指界范围与权证记载不一致,其指认西至界址无法认定。根据甲八组提供的插花山山林权属认定书所载的西至柳赐埋石、山林所有权证所载西至季学赐山界(柳赐与季学赐为同一人)和查询到季学中户1951年土地证记载的“山”西至“季柳赐”,以及乙二组提供的季柳赐户土地房产所有证所载东至小坑,唯有“小坑”明确,双方应以小坑为界。    

  经调解无效,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第一款“单位之间发生的林木,林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依法处理”,《浙江省森林管理条例》第四十三条“确认森林、林木、林地的权属,以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在林业‘三定’时按规定核发的权属证书为依据”,第四十五条第二款“森林、林木和林地权属证书或者土地证上记载的四至与面积不符的,以四至为准,四至记载的地貌、地物泛指的,以靠得最近的地貌、地物为界址;四至记载的地貌、地物不能确定的,由有行政管辖权的人民政府根据土地改革后的演变情况和经营管理现状酌情划定”的规定,决定如下: 

  乙二组发包给季学墩(季方新)户“山落葱坳”山场的东至和甲八组集体所有土名“山” 山场的西至确定为“岙门直下小坑”。 

  申请人称:请求依法撤销云和县人民政府云政山林决字(20181号山林权属处理决定书。事实与理由:一、决定书认定事实有误。1、决定书认定“被申请人”“指界的西至界石,虽然貌似界石,仅有两个,不能排除天然石块。”“以及申请人乙二组提供的季柳赐户土地房产所有权所载东至小坑,唯有‘小坑’明确,双方应以小坑为界…”等内容与事实不符。2、“山”山林权属历来归申请人所有,有“插花山山林权属认定书”为凭证;西至柳赐埋石,与浙江省云和县山林所有权证云山林所有权证NO0006858(存根)、李乃昌等五户责任山林权登记表四至相符合,与乙二队《云和县责任山承包合同》中“山落葱坳”东至上坑底埋石相对应,均是以埋石为界。申请人“山”西边是由三块埋石及一块自然石连成一条线,作为与乙第二村民小组“山落葱坳”之间的山界线,非常清楚。“埋石”就是埋在泥土里的石头,祖上对界线的埋石很有讲究,选择的是不大不小有规的则石头,申请人提供照片可以看出埋石的大小、埋石的深度,能推断出埋石作为界石已经历几十年的风吹雨打,申请人的西至界线是明确清晰的,但现在最具代表和最为合理的埋石被崇头镇乙村第二村民小组村民季方新损毁。有图片和甲村民委员会证明为证。3、乙二组提供的季柳赐户土地房产所有证所记载的东至小坑系1951年土地证记载的,而乙二组2006年云和县责任山承包合同中记载的是“山落葱坳”东至上坑底埋石。后登记的效力应高于前登记的效力,应以2006年登记的情况为准,即东至上坑底埋石,这也与申请人所述以埋石为界相一致,符合“山”与“山落葱坳”以埋石为界,并非被申请人所认定的唯有“小坑”明确。二、“山”包括小坑一直由申请人种植及管理。“山”系李兰根、李乃昌、李乃其、李乃盛、卓存平五户的责任山,一直由该五户种植及管理,历来与乙二组不存在有争议的问题,直到2014年因风电项目业需要征用到申请人“山”的部分山场建设运输道路,申请人可以得到部分山林征用补偿金,才引起乙村二组对山林权属的争议。乙村二组强行毁其山界证据,此行为己违法,更是其心虚、理亏、想掩盖事实的表现,足以证明此山界石的重要性!综上所述,被申请人在云政山林决字[2018]1号山林权属处理决定书中作出的决定,极大的损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申请人请求复议机关依法撤销被申请人作出的云政山林决字[2018]1号山林权属处理决定书,责令被申请人重新核定申请人“山”西至范围为季柳赐山界(即埋石)为界,确认申请人的山林权属四至问题,以维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 

  被申请人称:一、行政复议申请书中所谓的事实和理由,不符合事实。1、“埋石”为人为界标,其证明效力次于地形地貌界标,本案“埋石”争议双方互不承认,不能排除人为移位或单方设置,“小坑”明显唯一,以“小坑”为界符合现场地形地貌及相关证据。2、申请人称纠纷范围一直由其种植及管理,不符合事实。现场林相为天然次生灌木林,看不到人工种植及管理痕迹(申请人提供的山场照片可以证明),申请人也没有提供其“种植及管理”的有效证明。3、申请人在县山林办组织现场勘验时,拒绝在现场指界图和现场勘验记录上签字确认其主张的范围,即已放弃其主张。二、云政山林决字(2018) 1号山林权属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依据充分,详见决定书。三、云政山林决字(2018) 1号山林权属处理处理决定,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2017 727日,乙二组提出申请,县山林办于2017823日立案并送达了受理案件通知书,825日向甲八组送达了申请副本和答辩通知。甲八组于94日提交答辩书和证据。县山林办于1213日组织进行现场勘验,制作了现场勘验笔录和地形图勾绘,1221日和镇、村干部组织当事人双方进行行政调解,经过举证和质证,确认了争执范围,因乙二组不同意调解,本案进入行政裁决程序。适用的法律法规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第十七条第一款、《浙江省森林管理条例》第四十三条、《浙江省森林管理条例》第四十五条第二款。综上所述,本机关认为云政山林决宇(2018) 1号山林权属处理处理决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法规正确,请求依法维持云政山林决字(2018) 1号山林权属处理决定。 

  第三人没有提交书面答辩,在山场踏勘时称“山”不在纠纷山场内,而是坐落在纠纷山场的东边,与纠纷山场相邻。 

  经审理查明:2014年因风电项目开发建设利用乙村范围内部分林地用于建设运输设备道路和建风电基站,第三人与申请人对“石玄头弄连”(申请人称“山”)补偿款归属问题引发山林权属纠纷。 

  申请人的“山”山场系在乙村的插花山。土改时,乙村季学中登记3277号土地证,土名“山”,种类山,面积壹分,四至:东季绍献,南季学科,西季柳赐,北自己山,备考三股合一。后季学中将此山在申请人入社。19821120日原黄源公社乙大队对黄源公社黄源大队第八生产队(即申请人)报送的《插花山山林权属认定书》登记的五处山林予以盖章确认,其中第一块为“水澳头”,面积10亩,四至东季学科,南二队埋石,西至柳赐埋石,北至还路,树种为松杉木。19821130日,申请人取得云山林所有权证NO0006858号《浙江省云和县山林所有权证》,该证登记“山”,面积拾亩,四至东至季学科山界,南至二队山界石,西至季学赐山界,北至横路,树种杉松,备注插花山。申请人将该山落实给叶仁梅、季时根、李乃其、李乃昌、李乃盛等户承包,登记证土名“洋山”。 

  土改时,乙村村民季柳赐登记有3253号土地证,土名“大”,种类山,面积壹厘,四至东小坑、南双坑、西学礼山、北岘,备注毛竹。村民季绍丁登记3270号土地证,土名“山”,种类山,面积壹分,四至:东季绍献,南季学科,西季柳赐,北自己山,备考三股合二。1982115日,第三人取得云山林所有权证NO0006842号《浙江省云和县山林所有权证》,该证登记有土名“大”,面积25亩,四至东至壹队交界,南至坑,西至叁队交界,北至山顶,树种杉松;土名“石玄头弄连”,面积25亩,四至:东至壹队山界、南至坑、西至、北至山顶,树种松杉。第三人将土名“石玄头弄连”部分山场落实村民季学某(已故,子季方新)为责任山,登记土名“山落葱坳”,面积15亩,四至:东上坑底埋石、南道明埋石、西放岗介、北山顶。 

  20171221日被申请人组织申请人与第三人进行山林纠纷调解时,调解笔录记载第三人代理人季方新承认申请人方所指西至界至上的“界石”为其所挖。 

  另查明,2006年第三人乙二组季时俊、周水香等户林权证登记土名“洋山”,季方后、季时道、季方昌、潘道珍、季时俊等林权证户登记土名“洋”林权证,季方善、季水林户林权证登记土名“山落葱坳”。 

  以上事实有申请书、答复书,《山林权属处理决定书》《山林权属争议裁决申请书》,立案审批表,送达申请书副本通知书回执,受理案件通知书及送达回证,土地证,《插花山山林权属认定书》,山林所有权证及清册,林权登记表,林业生产责任制承包合同书,现场照片,会议纪要,现场勘验记录及指界图,现场指界照片,调解记录等证据。 

  本机关认为,根据本案的证据和当事人的诉求,本案的争议焦点归纳为:1、申请人“山”与第三人“石玄头弄连”的山场具体坐落;2、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行为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申请人与第三人的山场坐落问题。根据申请人林业三定证登记“山”山场主张的权源依据季学中土改时登记的“山”山场(三股合一),第三人林业三定证“石玄头弄连“大”山场主张的权源依据是季柳赐土改时登记的“大”山场和季绍丁土改时登记的“山”山场(三股合二),结合争议双方落实农户责任山登记情况,证明申请人所有的“山”山场应是与第三人土改登记的“山”、林业三定时登记的“石玄头弄连”山场坐落在同一处山场;第三人的“大”山场应有具体坐落,与纠纷山场没有关联。山场指界时,申请人认为其“山”山场西至是被第三人代理人挖走“埋石”的界至,而第三人指界认为其“山落葱坳”山场东至是七块界石所在岗,并且称申请人的“山”山场坐落在七块界石的东边。双方指界形成两个指界内全部的山场为纠纷山场。申请人与第三人均指认自己的山场坐落在纠纷山场内,应当可以认定本案被申请人现场勘验笔录和地形图勾绘的纠纷山场与申请人登记的“山”、第三人登记的“石玄头弄连”山场相关联。 

  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行为是否符合法律问题。《浙江省森林管理条例》第四十三条规定“确认森林、林木、林地的权属,以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在林业“三定”时按规定核发的权属证书为依据。林业“三定”时未确定权属或者确定权属有错误的,以土地改革时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颁发的土地证或者有关部门保存的土地清册为依据。合法的权属变更,应当予以确认。”本案申请人与第三人之间是农村集体组织之间对林地和林木所有权的纠纷,依法应适用林业“三定”时按规定核发的权属证书为依据。对合法的权属变更,应当予以确认。林业“三定”时,申请人登记的权属证书涉案的土名是“山”,第三人登记涉案的土名是“石玄头弄连”,而被申请人的处理决定是围绕第三人承包户承包合同登记的“山落葱坳”四至坐落进行事实认定和证据采信,不符合《浙江省森林管理条例》的规定。申请人登记的“山”来源于季学中土改登记“山”,与第三人登记的“石玄头弄连”来源于季绍丁土改时登记“山”,同出一源而按份共有,林业三定时经插花山认定,第三人所在村委确认了申请人登记的“水澳头垟”,申请人继而登记山”山林所有权证,申请人山”山林所有权证权源依据和证据效力优于第三人登记“石玄头弄连”。承包户登记的“山落葱坳”山场是依据第三人林业三定时登记的“石玄头弄连”的山林所有权证落实给农户的责任山,承包合同登记涉及山场内容的证据证明效力,在处理山林所有权争议纠纷中低于山林所有权证的证据证明效力;被申请人将责任山承包合同登记内容的证明效力与林业三定时登记的山林所有权证的证明效力按同等证明效力进行认证而采信,明显不正确。被申请人查明,申请人登记的“山”山场坐落在第三人登记的“石玄头弄连”腹部,依据大四至服从小四至的山林纠纷处理原则,应优先认定申请人登记的“山”山场坐落。被申请人以第三人村民季柳赐土改登记的“大”山场的东至“小坑”作为认定争议双方的界至的依据,“大”山场与纠纷山场明显不存在关联;而且第三人林业三定登记的“大”山场东至是“壹队交界”,被申请人的认定结果必然产生“小坑”东边的纠纷山场归乙一组所有还是归申请人所有的新矛盾,而被申请人决定时并未就此予以确定山林所有归属。本案收集的山林所有权、承包权等证据,山场界至大多数以“埋石”为界,这种登记为当地农户认可,不宜轻易进作改变。 

  此外,被申请人作出的处理决定主文表述的法律性质是确定第三人农户承包经营的山场与申请人拥有所有权的山场的界至,明显不当。 

  为此,本机关认为,被申请人的《山林纠纷处理决定书》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处理结果不正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三)项第125目之规定,决定如下: 

  一、撤销被申请人云政山林决字〔2018〕第1号《山林权属处理决定书》。 

  二、责令被申请人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六个月内重新做出行政行为。 

  如不服本行政复议决定,可以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依法向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018116 

新闻来源: 丽水市行政复议局
栏目导航
 网站重庆时时下载软件
  行政复议
复议文书
COPYRIGHT © 2015 重庆时时下载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丽水市城东路99号  邮编:323000  电话:0578-2106012
技术支持:杭州派信科技有限公司    ICP备案号:浙ICP备13023565号-1    网站标识码:3311000021    邮箱:lssfjbgs3@163.com
   站点地图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